万 年 历
收藏本站
设成首页

首页 人物 教育 旅游 就业 投资 购物
各地天气 | 加拿大油价 | 美国油价 | 硅谷123 | LoGO | 网上词典 | 即时汇率 |合作伙伴 | 加州华人工商网站导航
中国导航    更多..
搜狐新闻  新浪网
文学城  倍可亲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科技日报  北京日报
法制日报  经济日报
中国银行  工商银行
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农业银行  交通银行
邮政快递
天气预报
北京   上海  中国..
旧金山 圣荷西 美国..
温哥华 多伦多 加国..
美国 最热中文网站
美国各州一览
美国校园
硅谷华人电视台
矽谷图书馆
San Jose图书馆
Fremont图书馆
Craigslist 硅谷找工作网
美国邮政局
美国税务局
美国移民局
中国大使馆
美国买房看房(英文)
飞机时刻查询
加拿大 最热中文网站
邮局  在线报税
入籍考题  安省路况
公共假日  驻华使馆
税务局   电话查询
多伦多图书馆
Kingston 图书馆
网上修改个人信息
海外华人租房找房
中文在线输入
买车卖车搜索
For lab test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
文章来源: 千网
所写的美国也非全面,但作者认为这些事例的性质是能体现某些本质东西的,作者对美国的认识是:这是一个不能不与之打交道,又不能不留心的国家,但要切记的是若没有实力和自信心为后盾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至少截止于今的历史证明:从来能让美国敬畏的只有“实力”二字。不错,它有过慈善家的一面,但更有过强盗行为的另一面,它一切理念的核心就是:美国的法律(规矩)高于国际上的一切法律(规矩);美国的利益高于国际上的一切他人的利益。
  按现代与时俱进的时髦说法:这是一个在此之前已有过许多犯罪记录的罪犯;在目前有较大的可能仍是一个精明狡猾的衣冠楚楚的高智商的预谋犯罪者;或者以后或者....
  为避嫌及免打口水仗,我将尽力少举不举与美国有意识形态之分国家间的例子。
  我们先看看美国的履历。美国是从哪来的呢? 是不是一个内敛、自安、本分、规矩的主呢?
   不!它不仅有著出生前的不良“前科”,而且还有后罪。
   它几乎从开始出生到后来的成长始终是拌随著“罪恶”二字的。
   美国最早很瘦小,约 300多年前是一种叫央格鲁撒克逊的后代,因违反家规家纪而跑到北美,但它继承了祖辈凶残无耻的本性,驱赶踏杀了善待他们的印地安人而落了脚,初始年代占地只有“13块----殖民地”,后来连踏带踩将印地安人几乎灭尽,还驱赶了墨西哥人,......若干年后经陆续南挤北扩东霸西占最后占地达“51块- ---殖民地”了。
  1620年9月6日,120 名英国清教徒离开了英格兰的普利茅斯。经过两个多月的海上历险,于11月底到达美洲大陆的马塞诸赛。因为准备不够充分,这批清教徒里有将近一半死于那年冬天的严寒、饥饿和疾病。正当灭顶之灾笼罩著新移民的时候,善良的美洲土著印第安人伸出了援助之手,教他们适应环境、播种收获。为了感谢上苍的眷顾和印第安人的无私帮助。(自1621年12月13日开始的三天里,新移民和土著们聚会一处尽情狂欢,从此便有了延续至今的感恩节)。
  美国是不是一个和平、内敛、自安、本分、规矩的主呢?
  如果历史真能象上述那样自然地延续,如果真能彼此各自相安无事、礼尚往来、年年感恩庆祝,那岂非地上人间之胜事!但是,善良的印地安人是看走了眼,由于央格鲁撒克逊人骨子里的掠夺性、侵略性和他们笃信的基督教的强烈排他性,使这些后来者、新移民一边感恩,一边开始了对印第安人长达一百多年的血腥屠戮!用“野蛮血腥、赶尽杀绝”来形容这一过程可说既形像又逼真。到1776年美国独立时,有 90%以上的印第安人从这片他们世代繁衍生活的土地上永久地消失了。现在,只在原先印第安人较多的州里有零零星星的所谓“保留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美国人中有 96%自称是基督徒,他们现在感恩节里感谢上帝,当然不乏在虔诚地对上帝的感谢中,尤其感谢的是他创造了“愚蠢”的印第安人,感谢他默许他们对印第安人做的一切,感谢他一直保佑美国人的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这就是上帝和他亲睐的美国子民!)
  美国的前科:
  美国人独立的革命史,美国的第一任总统、开国元勋华盛顿的光辉,都曾令全世界的人为之倾倒。然而,最近有个叫 F.叶宁斯的美国人写了一本书:《美国的创造》,却将美国革命与华盛顿头上的光芒统统给抹掉了,从而还出了一段硬梆梆的真实历史。
  这本在“前言”中特别点明不能给孩子们阅读(以免因神一般的华盛顿形像的毁灭,剌激纯洁的童心)的书,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呢?
  它用大量的史料告诉人们:当年美国的独立战争,起初并非是为了什么民主自由,而完全是一大批与英国政界联系密切的大商人、大老扳、大奴隶贩子、大走私头子等,或因为得知英国的某些法律的制定将不利于他们,或因为自已在商业活动中有不少违法行为将可能被查处等等,才开始了他们的反英“起义”。
  如后来的开国元勋华盛顿就是因为他非法攫取了二万多英亩土地;富兰克林则是因英国政府刚颁布的一条法律,将使他拥有的土地不能升值;其他的开国元勋中更有因英国某些新法律限制了他们贩卖黑奴的利润而“奋起革命”的。这些革命者的反英动机,无一不是为了维护自已巨大财产与利益的。所以在革命成功美国独立后,他们在很长一段时期中,仅仅是将“民主、自由”限定在来美国淘金的白人范围内,而却是不给印第安人和黑人的。甚至在“民主、自由”的幌子下,贩卖奴隶的“生意”还越做越兴旺。虽然号称有了民主(其时英国本土也早有了一些民主),但这其实只不过是象古罗马共和国一样的“奴隶主之间的民主”,虽然有了议会,也只不过就是古罗马的“贵族院”而已。
  这本《美国的创造》并不完全是要否定逐渐发展到今天有较为完善的国内民主的美国,而只是想告诉人们,有些后来美好的事情,在开初之际,并非一定带有什么伟大、高尚与神圣。而我们应从这本书中能读到些什么呢?
  那就是:当现政权的某种政策与法律,会妨碍或损害一大批已经拥有巨额财富的既得利益集团时,这些既得利益者便会拥护和支持颠覆现政权,甚至,他们也会发动“革命”。更重要还有:这些既得利益集团依靠其拥有的财富,届时还真有力量发动或推进对现政权的“革命”!只是在那时象什么民主、自由、正义等是无法阻止利益集团暴行的。直至一个政权完全由一大批已经拥有巨额财富的既得利益集团所掌握它才能安定存在。
  美国是不是和平、中立?或只是表面“霸道”而不“伤人”呢?它是不是只在小动物先“招惹、欺负”了它,才被迫反击、自卫的呢?
  不!绝不是的,它除了只在乎自身利益外是不大在乎其它人利益的。这头大象总是会依据自己的利益和需要去设法制造“被动自卫、反击”的。
  首先要说的是从未有一个国家侵入过美国本土,除美国南北内战外本土没有过战争。
  在这里我要说,某些人在写文时出于某种目的常会把许多他明知而宁可咽下,却从不肯告人的东西略去。这是他们写文的通病。这类毛病恰恰常不仅使他们所写之文露出掩饰不住的马脚,更会让那些后来全面了解了事实的人去深刻反思他们写文的用意。
  我想要问的是:下面这情景是为什么?全是巧合吗?
  为什么所有“招惹”美国发“怒”的起因、以及随后使其所为之进行的“自卫”、接著再导致美国“正义”地不可阻挡地“横冲直撞”,这种种前因后果却几乎是永远地、无一例外地全都发生在“别人的家园”之中呢?
  美国有过“不愿卷入的中立”吗?我说:没有,从没有。
  咳,瞧我这记性怎么会忘记了呢?不错,“大象”还真的的确对欧、亚、非有过一段的“不掺合”的阶段。但那绝不是因为“爱和平自由、愿中立、不愿卷入” 等等所致。事实上是那时的“大象”知道自己还不够强壮,所以那“中立”只是它还不具备同时在各地与人“争霸殴斗”的权宜之计。那段时期叫“门罗主义”。在那段时期里别处到是很少见到“大象”的踪影,但“大象”在南美洲却始终没闲著。
  19世纪初美国国力尚弱,为避免与当时的“超级大国”发生冲突,当时欧洲的英国和其它列强的“神圣同盟”都企图要干涉南美洲的独立运动。而当时美国与这些老牌“超级帝国”相比较还很弱小,于是美国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主义。1823年12月 2日第五届总统J.门罗在国情咨文中宣称:美国将不干涉欧洲列强的内部事务或它们之间的战争;美国承认并且不干涉欧洲列强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和保护国;欧洲列强不得再在南、北美洲开拓殖民地;欧洲任何列强控制或压迫南、北美洲国家的任何企图都将被视为对美国的敌对行为,并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口号。
  门罗主义其实不是什么美国的中立,而恰是美国开始对外扩张政策的重要标志。从那时开始,美国选择了相对已衰落的西班牙作为打击对象,先后设“计”出兵古巴、菲律宾、波多黎各、巴拿马、墨西哥等国,把拉丁美洲经营成了他的“后院”,对美洲以外事务则明智地采取“孤立主义”,它看上去好似是对除美洲以外的的事一概“不掺合”象是一种“中立”,其实这是美国相对的立足于更长远的考虑。这种政策一直延续至二战前。
  还有人说说:美国喜好自由漫步......它到的地方就安宁秩序。
  实际上美国从来更多的是只许自己放“火”而不许他人点“灯”的。它有“散步”的专利,而别人有的只是站桩。
  我们从满目的事实发现他的散步总不是在它自己的领地里,而是几乎不停顿地在所有的“公共场所”以及其它动物的“家园”中,而且总是霸道地惹事生非。他容不得自己邻居的朋友在邻居家中“舞刀弄棒健身习武”,但它自己却总是在别人的房前屋后“明火执杖地储枪存炮”;还常常爱“扒个窗台、听个房根”;或在人家院子上空“望下看”、“搞禁飞”什么的,而且还总是不停地往下“丢些伤人的烂东西”........。如: 1963年,前苏联将一些短程导弹运进古巴,作为古巴邻国的“大象”发怒了,立即命令全球美军进入一级戒备,出动近 200艘各类战舰封锁大西洋、加勒比海等公海水域,搜查拦截一切过往船只,威胁如不撤走在古巴的导弹将不惜打一场世界核大战。可他自己却在别人的旁边设有大量军事基地用以驻军存武器。
  美国不允许别人但自己却从未停止过在他国边上(对弱国他还要进入人家领空领海)的间谍侦察飞行、航行。它纯是一个以“自己的安全感”为由破坏“他人安全感”的国家。
  辟如2001年4月1日美国在中国的周边不停地间谍飞行并导致撞机杀人。
  随后 4月10日香港《太阳报》指出,美机经常闯入或迫近中国领土刺探军情,这是公开的秘密。据该报了解,美国侦搜中国军情的活动近来较为频密。上月初,美机曾两次在黄海和东海上空进行侦察,被中国军机拦截迫走; 3月24日,美国海军一艘探测舰又在朝鲜半岛附近的黄海水域执行任务,被中国“黄石”号战舰驱赶。别的不说,美国仗恃先进科技和强大军力,不断侦察中国军事资料,这就已经是极不友善和侵略性的行为。
  就连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托尼.卡隆也撰文指出,他说,美政府应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是中国侦察飞机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岸附近对美进行间谍侦察,而美方飞机升空拦截后被撞毁且飞行员失踪,那么,美国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他说:“我想,美国人不可能会觉得此事是可以原谅的。
  2001年2月9日美国的格林维尔号核潜艇为取悦自己艇上游览参观者而不顾他人生命(蔑视他人人权)违规操作上浮,核潜艇高耸的方向舵将一艘名为“爱媛丸“号的日本实习渔船的船底撞破,“爱媛丸“号在几分钟内便沉入大海。有 9人丧生(其中有4名日本学生,2名指挥,3名船员)26人获救。
  1998年2月3日,正在意大利阿维亚诺北约空军基地服役的阿什比调防回国,与几个飞行员“哥儿们”私自驾机到空中兜风以示庆祝,违规超低将一观光缆缆绳撞断,20名来自意德等欧洲国家的游客不幸惨死山麓。
  现在表面还说在等什么联合国开战的批准,其实早利用在伊拉克领空搞禁飞区,每天上百架次地空袭轰炸军、民目标已很多年。美国每年的军费在全世界位居第一,超过排位其后19国的总和。它之所以如此,表面上是为了维持世界秩序,实际上是保护它在国外的市场以及能源和原料的正常供应。他在全球各处驻军,向各地输出军火武器。难道这就是他的“不愿卷入”的“中立”?
  以上简单事例说明美国的散步是没有禁区的,别人是不能随意散步的,让路躲避也是不一定安全的。美国是以“自己的自由为自由”地“不可阻当地横冲直撞”的。而你并没招惹它,不是吗?
  美国真的是支持“民主”反对“专制”的吗?
  很多“糊涂的”,或“揣著明白装糊涂”的捧美者们,总是说美国如何如何爱“民主”痛恨“专制”。可惜让这些人失望的是,有大量事例证明美国从来不是以“民主或专制”来判定其取舍的。美国取舍事物的唯一标准就是“美国的利益”。
  自由民主说起很好听,似乎确是好东西,但不应成为包裹著毒药的糖衣。美国政策的基石并不是他说的自由民主,而是地地道道的“美国利益”。不这样看问题,你就永远无法解释以下的所有历史。
  美国在中东的盟友、被称之为“温和”的沙特阿拉伯等国是“民主”还是“专制”?
  美国在战后支持过的专制政权中,中国人最熟悉的莫过于蒋介石政权;另外臭名昭著的还有韩国的李承晚、朴正熙政权;越南的吴庭艳政权;朗诺、苏哈托、马科斯、佛朗哥、索莫查等一大堆专制者,它们都是在美国的“民主”卵翼之下坐稳江山!而充当美国国际战略马前卒的。
  就连目前美国与之不共戴天的本.拉登一夥,冷战时期,因为符合美国与前苏联对抗的需要,也是美国的盟友,得到过美国的大力支持。而美国现在必欲除之而后快的萨达姆,在两伊战争期间,因为符合美国反伊朗伊斯兰革命政权的目的,也是在美国的资助扶养下而成为中东军事强国的。
  不必再举了,以上的足以证明美国是“不反”专制的。那么下面仅举一个事例反而倒可证明美国又是“反”民主的
  最为典型的事例之一就是智利的阿连德总统的悲剧,由于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铜国,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又由于智利地处南美洲,被美国视为“后院”,控制智利的政治、经济就成为美国的必然选择,经济被美国的大公司、寡头控制了,但由于智利人民对美国控制的反感,美国历届政府费尽心思,要维持一个亲美的、反共的政权,但在此同时又想维持一个“民主体制”模样的脸面。
  偏偏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萨尔瓦多.阿连德,坚决走选举执政的道路,从1964年开始,经过近10年的奋斗,在美国屡次直接插手下选举失败,屡败屡战,于1970年,在美国的又一次通过中央情报局插手失败后的选举中成功当选。
  事后,在选举过程中,因为不肯配合美国的实施反阿连德阴谋的军队领导人施奈德将军,被中央情报局布置的杀手暗杀了。
  因为阿连德总统领导的社会党信奉社会主义,必然触及美国在智利的经济利益,外交上也未必肯做美国的“盟友”,于是,美国使出浑身解数,包括制造经济危机(因为智利的经济控制在美国大财团手中),要赶阿连德下台,在其它手段用尽无效后,美国在当时的中央情报局局长赫尔姆斯的主持下,于1973年通过大量金钱、武器先后收买了智利陆军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空军司令古斯塔夫.利将军和海军司令、警察部队司令等一批高级将领。他们在1973年 9月18日发动了军事政变,推翻阿连德总统。令人钦佩的阿连德总统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与叛军战斗到最后,为捍卫民主、自由的理念和智利的法制流尽最后一滴血。
  美国从1964年为阻止阿连德参加总统竞选至1973年9月阿连德被谋害,共耗费1200万美元。而美国扶持的皮诺切特将军政权,在智利实行了长达 17年之久的军人专制政权,多年的血腥统治中,严重践踏了智利人民的基本人权。据披露,在他统治的17年期间,智利有3000多人被杀害,1198人失踪,10多万人被迫流亡国外。
   阿连德总统、施奈德将军的鲜血再一次告诉人们,美国的“自由、民主”是何等的虚伪,美国的“反专制”口号是何等的虚伪,为这样的“自由、民主”、“反专制”而喝彩的那些人是何等的无耻!
[ 邮箱 ] Hotmail  雅虎邮箱  263邮箱  网易邮箱  新浪邮箱  Google Gmail

联系我们-求贤若渴-免责声明   www.yaoyaoyao.com © Copyright 2005 - 2012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